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 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

发布时间:2015-04-18 11:54:44
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 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

葛某某在便衣的陪同下办理入境手续
葛某某在便衣的陪同下办理入境手续(1/1张)

  原标题:安徽首例被劝返外逃官员的7年逃亡生涯

  2015年2月13日上午,山东青岛流亭国际机场。

  10点多钟,从韩国飞往青岛的航班准点降落。飞机停稳后,300多名乘客没有急于拿行李下机,而是静静地坐在座位上。已经7年没有回国的葛某某看着窗外,往事不断闪现,心情难以平复。不久,几名身着便装的检察官匆匆赶上飞机,架起葛某某来到机场临时开辟的绿色通道办理入境手续。

  至此,自最高检开展猎狐行动以来,今年安徽检察机关首例从国外劝返的职务犯罪嫌疑人成功归案……

  回国前看着女儿彻夜未眠

  2015年2月11日,新西兰第三大城市基督城皮不雷大街(音译)137号。

  和衣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星空,葛某某突然感到一阵焦躁。很快,他就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因为10岁的女儿正在看着他。他已经58岁了,但在10岁女儿的心中,他根本就算不上老。他非常疼爱这个女儿,从未给孩子留下什么不良印象,虽然这个孩子是他从福利院领养的。

  妻子刘某某看出了丈夫的焦虑,静静地拉着他的手不放,夫妻俩对视良久,直到女儿睡去。女儿已经10岁了,按说不应当再和父母腻在一起,可只有10多平米的小屋实在容不下太多的家具。

  看着女儿的小脸,葛某某闭上了眼睛,这又是一个无眠之夜。他以前曾给过女儿公主般的生活,但那只是过眼云烟。他虽然拥有新西兰的绿卡,但身份证上的国籍依旧是中国。在中国,他曾经拥有很多身份和耀眼的光环,现在只剩下一个身份——潜逃出境的犯罪嫌疑人、网上通缉犯。葛某某又忍不住摸了摸衣服口袋里的机票。这张机票要比正常的机票贵出许多。临近年关,从新西兰飞往中国的机票全部售罄。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,也为了让这一切有个了断,他费尽周折得到了从新西兰转机韩国再飞青岛的机票,价格是平常的好几倍。

  曾经靠妻子的一把二胡生活

  看了看身边的妻子,葛某某心里升起一丝暖意和酸楚。虽然不是原配,但妻子对他的感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。也正是妻子的劝说,让他决心回国自首。

  在他春风得意之时,妻子是老总夫人,生活在他精心织就的暖巢之中,从来就不会为生计的问题花费心思。现在,为了他,不得不放下身段充当起卖艺的角色。因为拉得一手好二胡,在逃亡时,妻子刘某某没有舍得丢弃的那把二胡,让他们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。

  初到新西兰时,由于语言不通以及担心身份暴露等问题,葛某某夫妻俩无法找到工作。愁闷之时,刘某某拿出携带的二胡拉了起来,未料曲调引来了众多听众。不久后,刘某某开始教授几个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,从而换取一些微薄报酬。也正是此举,让葛某某一家人得到了些许的生活来源。

  一家三口异国他乡蜗居7年在葛某某无限风光时,凭借自己的财力和人脉资源,他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了新西兰读书。目的很简单,让孩子有个美好的前程,大学毕业后可以留在新西兰。葛某某又忍不住摸了摸衣服口袋里的机票。这张机票要比正常的机票贵出许多。临近年关,从新西兰飞往中国的机票全部售罄。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,也为了让这一切有个了断,他费尽周折得到了从新西兰转机韩国再飞青岛的机票,价格是平常的好几倍。

  曾经靠妻子的一把二胡生活

  看了看身边的妻子,葛某某心里升起一丝暖意和酸楚。虽然不是原配,但妻子对他的感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。也正是妻子的劝说,让他决心回国自首。

  在他春风得意之时,妻子是老总夫人,生活在他精心织就的暖巢之中,从来就不会为生计的问题花费心思。现在,为了他,不得不放下身段充当起卖艺的角色。因为拉得一手好二胡,在逃亡时,妻子刘某某没有舍得丢弃的那把二胡,让他们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。

  初到新西兰时,由于语言不通以及担心身份暴露等问题,葛某某夫妻俩无法找到工作。愁闷之时,刘某某拿出携带的二胡拉了起来,未料曲调引来了众多听众。不久后,刘某某开始教授几个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,从而换取一些微薄报酬。也正是此举,让葛某某一家人得到了些许的生活来源。

  一家三口异国他乡蜗居7年

  这一走,还能不能再回来?虽然有中国检察官从轻处罚的承诺,但那能当真吗?

  在这个城市中葛某某已经生活7年了。从一开始的举目无亲到现在的众多街邻,他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方式,走还是不走?想到这,葛某某起身再次环顾这个家。

  这是一个拥挤的家,也是一个多功能的家,既是小超市,也是卧室、厨房,总面积只有10多平米。正是这个经营日常生活用品的小超市,为他们提供了生存的条件。异国他乡,只要能活下去,其他的想法对他们一家来说,都是奢望。

  看着这个家,葛某某又想到了自己在中国的家。那个曾经的家很庞大,不仅如此,他在全国好几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房产和铺面。家中不仅有父母和兄弟姐妹,还有自己曾经的辉煌和成就。

  想到这,在安徽淮南某宾馆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。因为涉嫌犯罪,他被办案机关采取了强制措施,在那里,他为了获得从轻处罚的机会,主动退出了赃款。为了退赃,他将自己置办的房产一一变卖,一夜之间便从富翁变成了“负翁”。